维新资讯
当前位置:维新资讯 >> 娱乐 >>2019开户体验金68-爱因斯坦是种族主义者吗?|一周国际文化观察
2019开户体验金68-爱因斯坦是种族主义者吗?|一周国际文化观察 作者:匿名 时间:2020-01-11 17:44:44:


2019开户体验金68-爱因斯坦是种族主义者吗?|一周国际文化观察

2019开户体验金68,早上好,请“听”书评君为大家播报“一周国际文化新闻联播”~

每一天,国际文化圈都会发生些事情,可能是一本书的出版,可能是一位作家或思想家引来的争论,它们或多或少反映了当下思想的趋势。也有时,一位新的作者出现,或者,一位作者去世,也需要我们用不同的目光去关注。

“书评君”对每周世界文化圈内的事情进行一次整理,希望让读者们看到在地球上各个角落发生的事情,也希望若干年后,这能成为一份独特的文化日历。

撰文整理 | 新京报记者 宫照华

01

- 一本书只有一句长达270页的话 -

爱尔兰的都柏林是一个充满现代文学气息的城市,那里曾经孕育出乔伊斯、贝克特、奥布莱恩等多位现代文学先驱。但在庞大的文学影响力背后,这些作品多少都意味着一种特性:它们并不好读。想想乔伊斯的《芬尼根的守灵夜》,这本书被誉为小说界的天书,至今仍然让无数研究者感到困惑。而现在,乔伊斯似乎拥有了他的继承人——麦克·麦科马克(mike mccormack)。

6月13日,麦克·麦科马克的小说solar bones获得了今年的国际都柏林文学奖(该奖项为国际性奖项,不局限国籍,奖金为10万欧元;若为非英语作品,则作者获得75%的奖金,译者获得25%)。solar bones这本小说创作于2016年,在面世前曾经多次被出版商拒绝,理由是出版商认为,现在已经没有人再会读这样的小说——它全书只有一句话——麦科马克把一句话写了270页,故事的叙事时间只有1天,讲述的是关于死者和鬼魂的故事。听起来就像《尤利西斯》和《芬尼根的守灵夜》的结合体。然而,即使是乔伊斯,也没有尝试过用一句话写完一本书的形式。

“会有人读这种东西吗?”

“不会有读者想要这么一本书。”

这是麦科马克的小说在出版前得到的回复。这些回复似乎从侧面印证着“小说已死”的理论。尤其是在大量的现代小说都趋向于将一个明确的、完整的、有创意的故事的时候,solar bones看起来就像是逆时代的产物,它应该出现在乔伊斯和艾略特的时代,而不是今天。也正是因此,麦科马克被贴上了一个“作家的作家”的标签,不过他本人对这个标签非常不满。

在终于有出版社鼓起勇气,出版了这本作品后,这本由一句话构成的小说也的确没有获得读者的好评,大多数人根本无法读完它,总是拿起来又放下。他们也知道这本书不会成为畅销作品,但出版商除了出版盈利的、讨读者喜欢的书籍外,也有责任去发掘具有文学意义的作品。好在,获得都柏林奖能给这本书提高曝光率,这会让这本书的销量好一点。

而对于麦科马克本人,获得10万欧元的奖金能带来什么改变呢?

“换一个好点的椅子”,在得知自己获奖后,他这么回答,“我昨晚写作的椅子倒在了身下。现在,我能买一个更贵的了。”

02

- 买一架飞机去观察美国-

詹姆斯·法洛斯和德博拉·法洛斯是一对夫妻。丈夫詹姆斯是知名的记者,曾经担任过美国前总统卡特的演讲撰稿人,并打破了最年轻的总统演讲撰稿人的年龄纪录,后来从事过《大西洋月刊》的编辑,在美国的政治、经济、社会政策的观察上拥有敏锐的目光。然而,只要站在同一个地方,再敏锐的目光也会有缺陷。长期以来,詹姆斯都站在政客和撰稿人的高楼大厦里,从电梯的顶端俯视流动的城市,目之所及,总是干枯的钢筋架构。

于是,为了找到观察美国的新方式——也是最适合的方式,詹姆斯夫妇在2012年购买了一架cirrus sr-22式小型螺旋桨飞机,开启了自己的飞行之旅。他们的旅程从华盛顿特区开始,途径繁华的纽约以及荒凉的密歇根野外,跨越了整个美国,在5年的时间里,他们遭遇的最大威胁来自空中的鸟群,它们总是毫无预兆地出现,和飞机的螺旋桨擦肩而过。

今年,法洛斯夫妇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旅程,并出版了一本游记,记述自己的所见。对詹姆斯而言,这次飞行带给他的新视角在于美国城市和乡村的割裂,当他从不同的街区、城镇、乡村上方滑翔而过的时候,他发现越是喧嚣的城市,越对政治漠不关心。乡镇和城市在当下的美国已经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党派,而美国最大的活力,正来自那些远离喧嚣的地方。

03

- 爱因斯坦是种族主义者吗? -

“早知如此,我宁愿当个钟表匠”,当美国向日本投放了原子弹后,爱因斯坦对自己从事的科学研究产生了怀疑,这句话也让他在大众心中具有了天才之外的人道主义形象。然而,最近公布的爱因斯坦日记有可能摧毁掉他的完美人设。在1922年至1923年间,爱因斯坦来到了亚洲,将自己的见闻记录在旅行日记中,这本日记公开后,人们发现爱因斯坦的言论并不友好,而且带有种族主义倾向。

在日记中,爱因斯坦将中国形容为“勤劳、肮脏、愚蠢的人”,他在日记中写道,自己没有从这个民族的人民身上发现任何渴求理性与智慧的痕迹,所有人看上去都像木头一样呆板,整个社会的氛围都十分沉闷,卫生条件也很恶劣。“如果这些中国人取代了世界上的其他种族,这将是一个遗憾”,“他们像马一样工作,并且意识不到任何痛苦”,爱因斯坦眼中的中国人只对简单的饮食生活和繁育后代有兴趣,而且每个人都在不停地繁殖。“他们吃饭的时候也不坐在长椅上,而是蹲着……孩子们都无精打采”。

1922年的中国的确很糟糕,可以说爱因斯坦来得并不是时候。此时的中国已经与现代世界拉开了很大的距离。相比之下,除了中国之外,他还顺路游览了当时的日本,虽然对日本表示欣赏,但爱因斯坦依然没有摆脱物种般的研究视角,他在日记中写道,日本人“体面,更有吸引力”,“人们必须热爱和欣赏这个国家”,然而“这个国家对知识的需求似乎要比艺术需求弱一些,或许这是他们的自然倾向?”

这是一份实录,也呈现了爱因斯坦真实的内心想法。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对所见的社会进行无视事实的赞扬,而且,这些私人感想和观点,爱因斯坦也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发表过。不过爱因斯坦的研究者依然认为,爱因斯坦在日记中体现的视角,他对待其他民族的态度和恐惧,证明了爱因斯坦有可能是一位潜在的种族主义者。

04

- 作家是否应该签署道德协议? -

这两年,文化圈内不断爆出性侵丑闻,今年,诺贝尔文学奖和普利策奖都先后传出丑闻,这同时影响了文学在读者心中的可信度,人们会对文学的意义产生动摇。为此,美国的出版商正在考虑一项决定:让作家在出版作品前,先签署一份道德协议。如果在出版后作家违反了道德协议,出版商将从市场退回他们的作品,并终止合同。

这个办法真的可行吗?

皇家协会的会长marina warner认为,作家的道德品质不应该与判断优秀写作混为一谈,但如今不得不承认,二者的界限正越来越模糊。在最近,有人也对美国已经去世的作家大卫·福斯特·华莱士提出指责,并声称他的传记作者忽略了华莱士的某些虐待行为。因此,有抗议者呼吁,应该将这类作品从经典作品的行列中驱逐出去。目前,普利策奖得主迪亚兹的作品,已经因为作家本身的性侵丑闻而被从教学大纲中删除。

美国作家大卫·福斯特·华莱士

那么,我们还会剩下多少“品行兼优”的文学作品?或者说,这个世界是否正在用一种绅士型的、清教徒式的目光约束文学。而且,道德协议也并无助于解决这个实质性问题,之前好莱坞的影视公司已经尝试过这个方式,也并不能杜绝艺人的性侵丑闻。

如何在当代重新定义文学的自由性?以及,如何在保障文学自由性的同时,解决性侵和作家可怕的个人生活问题,传统的作者-作品分离对待的观点还能否站得住脚,是否在现代社会树立一种新的文学观。在“悲剧已死”,“小说已死”,“诗歌已死”之后,这个问题,或许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急需解决的、最重大的文学问题。

“一周国际观察”精彩回顾:

直接点击 关键词查看以往的精彩~

点击阅读原文,到我们的微店看看呀

河舒新闻网


上一篇:选购新能源车时,续航多少才靠谱呢?
下一篇:袁泉和马伊琍都让我挪不开眼睛,心甘情愿为你们奉献流量!

Copyright 2018-2019 ghostfade.com 维新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